龍3Y5M複查眼科:三歲左眼近視+閃光,還有點弱視?

在台灣疫情嚴重的這幾天,我也間斷消失幾天,行程無縫接軌到今天才感覺稍微喘口氣。
週一晚上,突然有訊息通知我們昨天一早要繳交私立學校報名資料,同時也是我上週預約好小龍眼睛複查的日子。一個是8:30~10:00,一個是9:00~10:00,兩個時間撞在一起,害我頭腦要構思所有路線,才有辦法盡可能達成。
  
🚴‍♀️7:45開車出門送翰翰去學校,怕不好停車,只好把車留在學校對面停車場,直接跳上像u-bike的共享單車,快馬加鞭8分鐘衝去教育局分區辦理處,排隊等待8:30交資料。
  
他們收資料流程很詭異,叫我們帶正本卻又不驗,連交了哪些複印件都不管,說有需要補資料或驗證本的話再電話通知我,請我當天保持手機暢通就行。我翻了白眼,發訊息跟老吳及朋友抱怨,馬上又跳上另一台共享單車,騎回翰翰學校,再開車回家接小龍去看醫生。
  
🏥 好不容易時間趕上9:45到醫院,可是醫院停車位卻排了半小時還進不去。用手機先把掛號費繳了,保留能在上午看診的權利,接著就是慢慢等待入場。結果卻在10:05分接到學校電話,說想要我帶正本回到早上交資料的地方給他們驗證一下,還問我10:45能到嗎?我心裡想罵髒話,當大家整天沒事嗎?這麼小一件事也能這樣搞,如果不是全職媽媽怎麼辦?氣歸氣,還是得好言好語地說,我現在正在帶孩子看醫生,下午行嗎?於是就敲定下午13:00我再過去。
  
👀 停好車,叫號進去眼科驗光後發現用一週的散瞳藥膏的結果沒啥改變,小龍不僅近視,左眼還有閃光150,戴上眼鏡也沒辦法就看得很清楚,甚至醫師還用了「有點弱視」來形容。醫生問我是不是3C給他看多了?跟醫生解釋我們完全沒看手機的,聽到這麽小年紀近視結合閃光未來難以變好小學會更惡化等總總結果,當下我是心碎掉滿地的,強忍住眼淚,牽著戴上眼鏡的他的小手在走廊上走來走去適應,同時打電話預約一間私人診所的台灣醫生,我不要讓一間醫院的幾位醫師就判我死刑的感覺。
  
💔 在腦中難免回想過去是否有哪些我做不好的地方,同時又不斷安慰自己三個小孩我都是一樣照顧,先天性的關係比較大,又自責怎麼沒生給他健康的眼睛或沒有每天帶他到戶外,捨不得喜歡看書的他不能再這樣看書,想到以後要高度近視好擔憂,可惜聰明的他不能多學習到好學校,又告訴自己身體健康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疫情正在發生,人身安全第一,很多人更辛苦,別人可能也正煩惱上學的事,我這根本是小事等等,總之媽媽腦中有n個小劇場和許多場的對話不斷進行,保持我的理性腦正常工作著。
  
💧 最後反正就先配了眼鏡,我已經不在意一隻眼鏡要配多少錢,和醫師來回討論我能做的,然後下去一樓領藥。在從3樓搭電扶梯到1樓的過程,我還是哭了,讓感性腦掌管一切,宣洩我心中哀傷與不捨的情緒。在等藥的隊伍中,我蹲下來抱著他,眼淚還是一直掉,小龍安慰我:「沒事的,點100天就好了!」其實我知道他跟我一樣難過,被貼上近視弱視標籤的他,就好像被別人說他不夠好、他失敗一樣,心情也是低落,這又讓我更想哭了,頻頻拭淚。
  
🚗 12點多開車到家,陪小龍洗手換好衣服,吃了點水果,連屁股都沒坐下休息一下,又得開車到翰翰學校附近,停車、換腳踏車、去交資料(真的看一下資料正本,告訴我通過,又讓我走了)、騎腳踏車回到停車場。可惜因為要提早半小時接翰翰下課,陪他去上游泳課,所以不能回家,只好去麥當勞隨便點了一個漢堡,以為自己可以看點書,卻發現連續兩天查詢打聽新學校消息、準備報到資料、三寶半夜起來拜訪根本沒睡好,決定去車上補個眠,不然體力和心力可能撐不到晚上。
  
🏠 走完最後一個行程,車子紀錄我昨天在車上待的時間(含小睡)居然有快3小時!但終於終於,把所有事情都辦好了,食慾開始恢復,心情放鬆下來,腎上腺素退去,就是無止盡的疲憊,該好好休息了!
  
🧟‍♀️ 講了那麼多,我想都比不上大家要跟神獸們關在家搏鬥還要張羅全家三餐一樣痛苦勞累吧!我非常能理解,因為我也曾經經歷過隔離酒店與居家隔離14天。能出去轉轉還是輕鬆的,台灣正在經歷很重要的時刻,能跟神獸健康地在家裡就是最大的幸福,至少能感到些微安心,因為沒有比生命健康更重要的事!媽媽音樂開起來,媽咪juice倒滿,杯底不要養金魚喔!🍷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