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新年新改變新希望!

我已經不好意思去回顧去年我的新年新希望是什麼了,正所謂樂觀的人不沈浸在失敗的傷痛中,我們選擇走出來,不哭不笑不點頭也不搖頭,華麗轉身,眼睛直視未來,繼續向前奔跑,執迷不悔也學不乖地,許著一個又一個難以實現的願望。不是說嘛,「有夢最美,希望相隨」,我願做那個傻人繼續做夢,看看會不會哪一天那份傻福的希望就落在我的腳下!

往年教會姐妹都會請我們回顧去年與神的關係,寫下兩個字總結,我想了一下要選「感恩」還是「平安」,最後選擇了「平安」。我在上海接觸基督教將近四年,至今仍未受洗,老實說原本有想過今年會是適合受洗的一年,但年中前有fu,年尾開始準備翰翰考試分身乏術,又加上感覺在上海許多好朋友都以各種方式離開了,讓我完全失去想要受洗的感動與決斷力。但我並不真的覺得神離我遙遠,至少今年我在台灣一打三的生活也心靈平安,一直相信也感謝神對我的恩典與眷顧,因為神所預備給我的,遠超過我所想。而回到上海之後,雖然我參加姐妹會聚會變少很多,但我看聖經的次數卻是大大增加,勉強還算是跟著讀經會的大部隊前進。不管是否多數人先來後到都受洗而我卻還是站在線的另一端的情況下,我始終相信,神會在最好的時機給我答案,我也認為活出神希望的樣式,也會比參加各種聚會與是否早點受洗更重要。我的心和待人處事還有更多需要修剪之處,未來我仍會在人性上繼續自省與改變自己。

很少有一年,會是全世界都覺得很糟的一年,而當初美名的2020,愛你愛你,卻讓不少人失去了摯愛或與摯愛團聚的機會。但即便是在如此嚴峻考驗的一年,我們還是能試圖找到當中的收穫與成長,畢竟事情都有一體的兩面,不會有完全的壞事,即便當下看起來糟糕至極,哪一天回頭看,還是能感受到從中的學習。

 

 

一月底,從上海提前回到台灣準備過年。當時還稱為武漢肺炎其實早已爆發一兩個月,世界上沒有人戒備,我在飛機上要求老吳及三寶全戴上口罩,他還覺得我神經兮兮。家裡的口罩還有,去藥局買備用藥時,順便買了口罩,老闆問我要不要多買幾包?我還說:應該不用了吧!誰知道過完年之後就買不到了,還好購物王我妹在天龍國之外幫我預購到一大盒,還有朋友跟學校統一訂貨時,居然送給我好幾包。在口罩數量等同黃金數量的時期,我家庫存不是皇帝等級也是貴族階級,所以我很少去跟大家搶國家隊分配的口罩數量。在泰國清邁過農曆年時,武漢傳出封城,我們出遊也格外小心,全家戴上口罩,還默默無法不克制自己帶著偏見地遠離中國遊客團。

  

 

二月,全台戒備,路上冷清,彷彿世界末日,而我們還是那幾乎是世界上防疫最成功的國家之一。老吳在過年期間一直為上海是否能開工憂心,需要張羅準備很多事物,我跟我妹都在籌措額溫槍、消毒用品、口罩讓老吳帶回上海。感謝上海教會的兄弟姐妹找到門路讓大家訂購口罩,我買了一千個給老吳和公司員工備用。2月9日老吳隻身回到上海,離別前我還哭了,因為擔心他的安危也擔心相聚之期遙遙無期。那時候上海根本還沒有檢疫流程,整架飛機也許就10個人,下機後就直接到家。我嗆聲如果他不先把東西擺在門口,仔細消毒後才能進家門,揚言仿效黑道用小刀在他手指間來回狂刺,不小心就讓他斷指的氣勢,讓他順利就範。

 

 

突然要開始過一打三且沒阿姨的生活,媽媽婆婆都有點為我擔心。但是運氣很好,立刻聯繫到以前的月嫂劉阿姨來幫忙我幾天,接著我媽介紹他朋友來我們家幫忙二週,中間還有幾次找了陪玩姊姊到府幫忙陪三寶玩。當時上海所有學校關閉,翰翰學校以「線上開學」網課的方式進行,我跟老師直言拒絕所有網課且辦了休學,拿回部分學費,不無小補。由於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感覺上海及搭機比較安全,不能讓翰翰這樣一直待在家,萬一一年半載都不會好怎麼辦?既然台灣沒有停學,疫情控制相對穩定,我決定幫翰翰找間學校上學。

 

 

三月,非常幸運地,在大家視從中國回來的人如瘟疫的階段,透過朋友推薦幫忙,讓我找到一間全美語教學的幼兒園,才聯繫幾天就讓翰翰在學校開學日3/1順利就讀,而且還是讓我一個月一個月繳費,讓我隨時能打包回上海也沒關係。最後真沒想到我們也慢慢繳錢,繳到把一整學期讀完,還參加了畢業表演。對於我們能在這間學校唸書真是非常非常地感恩,老師、同學及家長都很好,翰翰英文聽說讀寫進步許多,我們在4月底還跟幾位同學一起辦了5歲的生日會,是非常難得的回憶。

  

 

 

三月到八月底,這整整五個月,我不再有任何阿姨的幫忙,扎扎實實地一打三煮三餐、打掃家裡、帶孩子學習。早晚我拖著龍鳳開車一起送哥哥上下學,一一扣上三人的汽座安全帶,出門時間很攏長,回家流程也一樣長,但我們漸漸習慣四人相依為命的生活,大家都學會照顧自己,努力發摟媽媽頒下的最高教條:「我們是一個團隊,每個人都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再互相幫忙,讓全部人都要好才是好。」當中我看見哥哥的成長,龍鳳也慢慢從老嬰,變成小童的樣子。

  

 

我們四人擠在一個房間睡了五個月,我幾乎很少睡好。因為習慣上海家的安靜,台灣家在馬路邊,附近又有醫院、消防局,半夜常呼嘯而過吵得不得了,加上他們還小,一個晚上ABC輪流哭一下,我還能睡嗎?不過,因為我不陪睡,他們在這段期間學會了「三人能同睡一間房間不講話」,是我們回上海以後能順利分房睡的重要能力。

 

 

在週末,我白天會一個人開車帶他們三個到處玩,偶爾也跟朋友一起。時而去沙坑、公園,時而去天文館、博物館、動物園,足跡遍及陽明山擎天岡、九份金瓜石、基隆、平溪、十分、八里、宜蘭、桃園、小人國、新竹、採西瓜、台北101、看螢火蟲、苗栗飛牛牧場、高雄等,住了好多飯店,甚至還第一次嘗試露營。

 

 

 

一打三吃燒肉、一打三吃麻辣鍋、一打三吃鐵板燒、一打三吃飯店buffet…… 每一次出去我都很累,也會跟小孩發飆爆炸,出門打包行李、開車、帶三寶吃飯洗碗洗澡睡覺,哪有不累的呢?但這並不會降低我與孩子想要出遊的興致,這是我們難得在台灣待這麼久的時間,是一個我如此放心又熟悉的地方,在這裡,我知道我能一個人帶著他們去任何地方我也不害怕。況且,台灣當時是相對安全的狀態,等我回到上海,我的防備心就會樹立,我又會變回足不出戶的宅媽了。(我差一點點就有環島的念頭,只是龍鳳還是有點小,開的又是一二十年老車,我很怕車子在半路出問題,不然我好想去花東)

 

也很開心,因為在台灣時間很長,我與許多朋友相聚,特別是見到三位我在研究所時期很要好,生活卻都像孤僻隱形人的好友,簡直就像搜集到七龍珠召喚神龍一樣開心!(更多更多照片放在最後面,這邊只放蒐集與三位七龍珠好友見面的照片)

 

另一個支持我待在台灣這麼久的理由,是因為其實我爸爸生病了。為什麼娘家的人都無法來幫我顧三寶,因為每一個人都分身乏術,我一拖三還什麼都不能幫忙,只能去幾次醫院,之後就是要等我爸爸白血球回升到能見客的階段,我跑回家看他兼當女兒賊,在家吃吃喝喝不用洗碗,還扛一堆媽媽幫我分裝好新鮮的菜肉魚回家,我常常覺得自己很不孝。幸好我媽是一個樂觀堅強、不抱怨又能力很強的女性,我其實很擔心她長期勞累下會生病,還好她撐住了,真的超級辛苦我媽媽了!也好險弟弟妹妹都互相幫忙不計較,一條心走過這關。在大家都討厭這場疫情的同時,我心裡有部分很感謝神因為這場疫情把我困在台灣,讓我能留到爸爸六次療程走完,才能安心回到上海— 畢竟在疫情沒有結束的情況下,回上海或回台灣都要做核酸檢驗,一打三搭機、住防疫旅館進行14天隔離生活,我大概沒有勇氣三番兩次就做一次。而我也很謝謝親愛的宅男爸爸,縱使千百個不願意,也被我無理地勉強逼迫,再來一次家族小旅行,對我來說這是很必須且很珍貴的回憶。

 

在台灣時期,我還有點神經地開了好多次團購,簡直是嫌自己不夠忙吧?可是充實又忙碌的生活,可以讓我沒有太多時間去思考,不需要過度關注疫情、關注病情,關注自己累不累和辛不辛苦。事情就是一件一件規劃接著做下去,必須掌握好time table,盡可能follow the schdule,因為這場疫情告訴你,這是你人生中僅可掌握的部分。

 

 

就在咖啡廳寫完最後一篇團購文以後,我默默打開網頁,刷了8月24日一大三小的單人機票,然後告知老吳、公婆、家人我買好票了。大家覺得很突然,老吳覺得根本玩到不想回上海的老婆終於認真了,而我公公則是讚美我:要自己帶這三個小孩回去,他很佩服我的勇氣。我說:是啊,但有些事沒辦法想太多,想太多就做不了,只能決定了就去做,畢竟一家人就是要在一起,我該回去陪他(老吳)了。

後來一打三回上海隔離的過程與崩潰,全寫在這篇文章裡:一打三回上海!行李收納、防疫旅館及申請居家隔離心得經驗談

 

 

九月,翰翰回國際學校上學了。在來回搖擺多次後,還是決定報考一間非常難考的明星學校,原因是學校名聲、成績都很好,但最主要是因為學費能能現在的一半,非常巨額的差異。但光是要報名這間學校就很費勁,每週一下午五點開放名額,讓大家搶可以遞交報名資料的時間,光是想要交個報名表,我朋友就搶了三個禮拜才搶到。而我因為比較晚報名,所以第一次就搶到,但其實名額一出來,第一週的時間瞬間秒殺,我是無聊再重新整理一次,發現居然有第二週時間開放,才趕緊隨便點一個,好險有中。你們知道我在哪個地點做這件事嗎?在迪士尼的小飛象運行中!好死不死就是我帶老吳第一次去迪士尼的那天,也好死不死排隊那麼久,偏偏在4:59分讓我們坐上小飛象,害我在那2、3分鐘的時間,都在心急如粉地重新整理。從此,我對小飛象有了另一份感情。

 

 

九月到十二月,我跟翰翰都過著無比充實,是一段身心靈的修煉。為了準備考試,多數家長都是聘請家教、送去補習班上課,但為了節省費用(一小時250~400人民幣起跳)、兼顧陪伴龍鳳的時間不能太晚到家、掌握學習效率(翰翰很容易在課堂發呆放空)、不要讓翰翰超時學習,更重要的是心中一直有一點聲音:不想他才大班,就因為我希望他考上的學校而去補習刷題,而且還是超前學習挫折感很重的內容,總之,我就是維持一一貫的模式:自己下海來教。大概在剛開始前一個多月,我們有很多的摩擦,巨大的摩擦,我還曾經被他搞到放聲大哭(這部分我會再另外寫一篇記錄),但一次次的小衝突再和好、大衝突再和好後,我們互相修正,慢慢地我們終於走向比較平和的軌道。(好險1/9就考完,結束後我們倆就重獲自由,奔向光明的未來了!)

 

白天龍鳳在家也沒閒著,他們羨慕哥哥總是可以用學習貼紙換玩具,因此我也帶他們做一些學習。他們兩人一起比較有趣,學得也比較快,不學也無所謂,反正他們是可愛到我不捨得送上學,繼續留在家裡陪我久一點才好。

 

 

在上海這四個月的時間,有阿姨跟老吳在,我不必再做那麼多家事,也順利跟三寶分房睡,結束四年多與老吳分房睡的生活,也因此,我的尋麻疹和濕疹改善了許多,因為睡眠品質終於變好一點了。

 

 

回顧完這一年,才發現這並不是一個什麼事也沒做的一年,而是做了非常多事的一年。雖然我一定沒有達成去年我新希望的目標(而我也不想回頭去看),但我對自己很滿意,我覺得我真的很努力、很努力完成許多不可能的任務與挑戰。縱使對這一年還是有某些遺憾跟心中的失落與鬱悶之處,我也學習與之共處並告訴自己要放下它,交託給神。

未來新的一年,不可免俗地還是要許下「健身減重」的目標,不能讓老吳專美於前(他從80幾公斤瘦到70公斤)。另外還有一個重大決定我還在最後考慮中,可能會讓一些人感到失望,也有可能有些人會非常樂見,無論如何,可以確定的就是我會:多運動、多寫文章、多看書與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為了方便大家閱讀文字,不要都是滿滿照片洗版面,我把更多與親友團聚的照片紀錄列於此,也是我這一年來充實又快樂的生活紀念。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